藝術欣賞
書法繪畫 音樂舞蹈 戲劇曲藝 藝術創作 圖片攝影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儺的分類

2015/06/19 作者:  點擊數:

 

宮廷儺

這主要是指由天子或諸侯王公以國家或宮廷名義舉行的儺。也可稱之為官儺,即官辦之儺。根據《周禮》等先秦史料記載,這種宮廷儺是當時儺類型中最為主要的一種。舉行儺事 活動的核J心人物方相氏本身即為朝廷命官,受天子之命掌管儺事活動。前面引述過的史料幾乎無一不提到"天子命有司(方相氏)大儺"。這不僅在四時 之儺以"儺陰陽之氣"時如此,因做惡夢而不祥時需要驅邪逐鬼也是這樣。 如"季冬,聘之夢……遂令始儺"((周禮-占夢»)對于這一點,古人亦有 過明確的強調,唐代學者孔穎達在對《禮記·月令》有關儺的條目所有的"疏"中,就根據不同季節對儺進行分類,其曰"以季春為國家之儺,仲秋 為天子之儺。" ((禮記»)宮廷儺類型的存在,說明在先秦時代,儺已經成為一種國家級的重要文化現象,一種有可能影響到政權社禳興衰存亡的"通 神"之舉。所以,每逢這樣的時刻,作為當時最高權力掌握者的天子不但親臨參與,而且還須十分講究自己的舉止—"居宮室左,乘玄路,架鐵頓, 載玄旗,衣黑衣,服玄玉,食粟與蔬……" ((禮記·月令»)此種類型一直流傳到清代。

有學者認為"盛 清每年正月十五北京城仍有由 蒙、藏喇嘛在雍和宮舉行的裝 神打鬼活動,即是《月令》所謂 ‘季春命國儺'的變相。" (丁山 《中國古代宗教與神話考»)也 正因為有此種"宮廷儺"的存 在,不僅在中華文化傳統中長 期居于正統地位,而且還由于其受到帝王官府的重視和推行 而對整個傳統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軍中儺

有人稱軍中儺為"軍儺",并將其概述為古代軍隊于歲除或誓師演武的 祭祀儀式中戴面具的群隊和住舞。其在戰爭中既有實戰意義,又有訓練軍士和 軍營娛樂之作用,并且指出,它雖然是原始宗教儀式中巫術文化的延續和發 展,但由于它具有弘揚民族尚武精神,特具陽剛之美。所以,也是中華民族歌魂中一曲英雄壯歌。還有人根據《周禮》 原型中關于方相氏"執戈揚盾"的描繪,把 周儺解釋為"武事"的一種。這種解釋是 有道理的。在古代,人與天與地與人斗,時' 常是兵民不二、文武合一,其情形即如《左 傳》所說的"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就是 宗教祭禮,戎就是軍事戰爭。這充分說明 古時之人的確是既尊天敬地又崇尚武力 的。這種精神表現在飾文化中,就是以通 神之靈和武事之勇去與那些邪疫厲鬼相抗 爭,并最終將它們統統逐除。因此從這點 上說,儺文化是一種典型的尚武文化,是一種閃爍著英雄主義之光的文化。方相氏 頭戴面具,黃金四目,體現的是借 助化妝與神相通的超人一面,而其手執兵器、擊鼓大呼則體現了以有 形驅無形、以世俗勝邪鬼的人間戰斗情景。可見在早期的儲原型中就 包含了"軍儺"的因素。不過作為 一種相對獨立的類型,"軍儺"主要是指軍中之儺。現存史料中有關軍 中儺的明確記載比較突出的有兩位傳》類,一類是直接點明"軍儺"這一稱謂的,另一類則是關于儺在軍中的具體 描寫。前者如宋人所述"桂林儺隊,自承平時名聞京師,曰靜江諸軍儺。而 所在場巷、村落,又有百姓儺。" (宋·周去非《嶺外代答»)這里不但明確 指明了與百姓儺相并立的軍儺的存在,而且強調了二者"名聞京師"的影響。后者則以《魏書·禮志》中的一段描寫最為出色"高宗和平三年十二月,因歲除大儺之禮,遂躍兵示武,更為制令:步兵陣于南,騎兵陣于北,各擊鐘鼓以為節度。其步兵所衣青、赤、黃、黑,另外為部隊,盾稍矛載,相次周回 轉易以相赴就……陣畢……各令騎將去挑戰,步兵更進退以相擊,南敗北捷。"這段描寫揭示出當時"軍中儺"的盛大場面。既可看作是儺在軍中的 一種自然延伸一一借大儺之禮以助軍戚,亦可視為軍中武事時對儺的一種強化—以軍威壯大儺之禮。其場面既有步兵又有騎兵,既執兵器又擊鐘鼓,既有挑戰又有迎戰,并且既分南北又有勝負,全然是一次規模巨大、排場嚴謹的軍事演習。實際上這已是對儺文化的尚武精神的一種提升,同時又是軍事對儺所包含的迎神逐鬼式的宗教氣氛的一種汲取和強化。此外,《魏書高 宗紀》中還有"因大儺耀兵,有飛龍、騰蛇、魚麗之變,以示威武"這樣的 描寫,顯示出軍中儺或儺在軍中的威武雄壯和變化多端。總之,軍中儺作為 一種獨立類型,體現著儺向軍事化、世俗化逐漸轉化的一種過渡。它的"旗習"與民間儺的"表演"一樣,從不同的角度分別使儺的原型更進一步具有了人間的自娛性質,也反映了學者們常說的所謂"從娛神到娛人"的一種重要轉變。軍中儺中所包含的通過儺禮而達到以演習尚武之目的的一大特征, 在后世的邊地軍屯中得到了發揮。據《安順續修府志》記載,安順一帶具有"軍儺"遺風的"地戲"表演就與此有關。其曰:

黔中人氏多來自外省,當草菜開辟之后,人氏刁安逸之境,積習 既久,式事漸廢……識者憂憂,于是有跳戲之舉……蓋藉農隙之際演習式事,亦在"寓兵于農"之深意也。

這里所謂"寓兵于農"的農是指當時"軍屯" 所含的"屯田"之意,而就"演習武事"這點來 說,似乎稱作"寓兵于戲"更為合適。也就是通過跳戲之舉達到重尚武事以免后患 之憂的目的。當然,由于地點與條件 的改變,這種"寓兵于農"中產生的 地戲具有與當地"民間儺"相結合的 特色,已不再是原有的軍中儺之本貌了。軍中儺類型的另一特點還包括著 頭戴面具借神靈之威迎戰敵寇之意。在這方面較為突出的例子是北齊蘭陵王 高長恭戴面具殺敵的歷史故事以及后人據此而編演的"代面戲" 《蘭陵王入陣曲》。據《舊唐書-音樂志》載:代面出于北齊,蘭陵王長恭,術式而貌美,常著假面而對敵。嘗 擊周師全庸城下,男冠二軍。齊人壯之。為此舞以效其指揮之容, 謂之《蘭陵王入陣曲》。這里,蘭陵王的戴面具看來主要是為了以假面掩蓋自己的美貌,從而使 敵人望而生畏。由此可以想見他的假面必定是十分兇猛的。而在其他例子 中,軍士將領們在臨敵時所戴的面具則還兼帶著盾牌式的防衛功能,故一般 用金屬制造。如"常戰安遠,笛敵,被帶銅面具,出入陣中。" (《宋史·狄 青傳》) "紹興四年夏,韓世忠鎮江來朝,所領兵皆具以銅為面具。軍中戲曰:

韓太尉銅頸,張太尉鐵全頁。" (慶裕《雞編》卷下)這些例子都說明面具在軍中的實戰作用,它們從另一個角度體現了軍中儺的特殊性質。關于面具與儺的關系后文還要談到,在此不詳細展開。

寺院儺

寺院儺與軍中儺在形式上有共同之處。軍中儺是將儺中所含的"武事" 因素抽離出來加以強化,使儺服務于軍事,從而逐漸獨立為一種類型。寺院 和住則是將儺中所內含的"宗教"因素抽離出來加以強化,使儺服務于寺院,并同與之結合的寺院固有宗教內容相互滲透而逐漸獨立成為某種特殊的類 型。它們的共同特點都在于請神驅鬼、祈福禳災。比如道教寺院中的儺,比較突出地表現在醮(jiao)齋一類的儀式活動中,并在道教經典里多有記載。關于"醮”,《隋書•經籍志》這樣解釋道:

消災度厄之法,依陰陽五行數術,推人年命書之,如章哀之儀,并具貨幣,燒香陣讀。云奏上無曹,請為除尼,謂之上章。夜中,于是星 辰之下,陳設酒脯餅餌幣物,歷豐巳天皇太一,祖五星宿,為書如上章之儀以奏之,名之為醮。

北京赛车7码终极公式 四中四的网址 至尊棋牌三公 网上咋赚钱 850棋牌正版下载 河南高频11选5任选二 友玩广西棋牌 nba中国赛深圳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 广西11选5 三分彩大小单双技巧 分分彩app下载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互联网金融平台不赚钱 杭州麻将规则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闲来麻将下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