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欣賞
書法繪畫 音樂舞蹈 戲劇曲藝 藝術創作 圖片攝影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理論研究

黔東北儺戲概述

2015/06/19 作者:  點擊數:

 近幾年來.被譽為“中國戲劇活化石”的儺戲,在學術界、藝術界引起了強烈反響。人們正進一步對儺戲進行研究和探討。黔東北地區.世居著漢族、土家族、苗族、侗族、仡佬族等各族同胞。儺戲是黔東北各族人民喜聞樂見的文藝形式之一。

黔東北儺戲,雖然名目繁多,既有叫“儺堂戲”、“儺壇戲”、“儺愿戲”的、也有稱“嘎儺戲”的,但是它們的主奉神頭、行壇程序和內容,卻是趨于一致的,因而都稱為儺戲。黔東北的劇種有儺戲、花燈戲、高臺戲、木偶戲等數種,每個劇種都有豐富的劇目,而儺戲則顯得更加古樸神奇。

一、黔東北儺戲的道具

黔東北儺戲道具非常古樸。主要包括:

1、神頭:主奉神頭有儺公、儺母;次奉神頭有地羅小山、地羅小山娘子。

2、面具二十四面:即唐氏太婆、桃源土地、開路將軍、引兵土地、靈官、關羽、歪嘴秦童、甘生、押兵先師、先鋒小姐、消災和尚、梁山土地、開山莽將、掐時先生、卜卦先師、鞠躬老師、幺兒媳婦、李龍、楊泗、柳三、鄉約保長、了愿判官、秦童娘子、關夫子。在演出中,二十四個面具常常不夠用,儺戲藝人便根據劇情需要,另外添加一些面具,如地盤、龍女、龐氏女、鐘馗、周倉、梅香、二郎神等。

3、道具:有儺牌、師刀、寶劍、水碗、石硯、卦子、馬鞭、神棍、玉印、牛角、令牌、鑼鼓等。

4、神案:也稱案子或香案。主要有“三清圖”、“司壇圖”以及儺公、儺母、地羅小山、地羅小山娘子神像等。

5、服飾:黔東北儺戲服飾特別簡樸。主要有裙子、法衣、頭扎、牌帶、背旗、長袍、便裝、普通鞋襪等。

二、黔東北儺戲的現狀

儺戲,自明、清以來,即流播黔東北各地,以后隨著社會形態的變革和科學文化的進步,儺戲演出時起時落。解放前,黔東北各地,儺壇林立,演員數以萬計,一年四季,每逢祝壽、婚嫁、立房、喬遷等喜慶,都有儺戲演出。解放后,儺戲不是被片面當作“下九流而不屑一顧,就是被簡單定為“封建迷信”而橫加取締。致使解放后的二十多年內,黔東北各地只有零星儺戲活動。其間,老藝人相繼去世,新一代不愿意學,劇本、面具、道具、服飾等被焚為灰土。直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的八十年代初,黔東北地區在開展民族識別和恢復民族成份工作的過程中,才發掘出保持原始完整面貌的儺戲班,儺戲在黔東北各地又恢復活動。據統計,黔東北地區目前仍在活動的儺戲班共有500多個,成員達5000余人。

為弘揚民族優秀文化,近幾年來,黔東北各級文化部門十分重視儺戲的發掘、搜集和整理工作。迄今為止,已搜集儺戲實物2千多件,整理儺戲資料100多萬字,錄制、拍攝儺戲藝術資料100余盒、圖片2千多張,編印了《儺文化文集》和《銅仁地區儺戲音樂集成》,同時還舉辦了大小l0多次儺戲展演。日本、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及國內100多位專家藝術家先后到銅仁進行過儺戲專題考察活動,中央電視臺也專程到銅仁地區拍攝了儺戲專題片。1990一1992年間還先后到北京大觀園、深圳中華民俗文化村和深圳中華大廟會舉辦“銅仁地區儺文化展演”,引起了強烈反響,共接待觀眾近百萬人次之多。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副總理田紀云、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姬鵬飛、全國政協副主席錢偉長以及中央一些部門的領導、港澳臺的知名人士和美、日等外國游客觀看了展演,并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文化報、深圳電視臺、香港亞洲電視臺、香港翡翠電視臺、貴州日報等十多家新聞單位還作了專門報道和介紹。在搜集、整理和展演的基礎上,1991年3月,銅仁地委、行署及時行文成立了“貴州省銅仁儺文化博物館”,為進一步搜集、整理、研究儺文化創造了條件。

三、黔東北儺戲的淵源

黔東北儺戲是由崇拜祖先、驅逐鬼疫的宗教祭祀活動演化而來的。《沿河縣志·卷十三》里就有這樣的記載:“凡人有疫病,多不信醫藥,屬巫詛焉,謂之‘跳端公’;一日者謂之‘跳神’,三日者謂之‘打太保’。五至七日者謂之‘大儺’。城鄉均有此習。冬季則無時不有”。

黔東北地區地處湘鄂川黔交界之地,烏江橫貫其中流入四川省涪陵地區,武陵山脈向東綿延至湘西。從歷史沿革看,黔東北地區古為蠻夷之地,隋唐以前多屬巴、楚,宋為羈縻之地,元、明、清推行土司制度。歷史上是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漢書·地理志》載:“楚信巫鬼,重淫祀。”地方志《松桃廳志》也有類似的記載:“人多好巫而信鬼,賢豪也所不免頗有楚風。”黔東北儺戲與原始巫教、巫術的關系十分密切。黔東北各民族信仰的神祗有家先神、生產生活神、疾病沖等。這種宗教信仰具有原始形態,宗教與宗教活動、社會活動、生產活動、文娛活動、民族習俗混在一起,很難區分。據地方志記載,明嘉靖年問黔東北德江等地就已有“居民盛裝神像鼓行于市”的“陜神”之舉。

“端公”在黔東北各族人民的心目中威信較高,治病、消災、求子、保壽都要請“端公”施法,打掃屋子要請“端公”“跳神”。祈保一年平安無事;年輕夫婦無子要請“端公”“沖儺”,以求生子;生病要請“端公”“還愿”,以求病愈;老人生日要“還壽愿”,祈求高壽;孩子滿十二歲前要“打十二太保”,以保小孩易長成人。這些活動都與儺戲演出密切相關。從儺戲“跳神”來看,大都是原始巫教,為了充實宗教活動內容,吸收更多的人參加,巫師就必然使用本地區、本民族的歌舞及其他為當地人民所喜聞樂見的文藝形式,來擴大其影響,強化效果。儺戲是在民間通過宗教形式而發展起來的一種獨特的戲劇樣式,與黔東北各民族習俗和信仰緊密結合,因而它在黔東北地區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和頑強的生命力,受到各族群眾的歡迎。

黔東北儺戲的淵源雖然沒有系統的文獻記載。但民間傳說卻很多。一種說法是在古時候,一些放牛娃在山上放牛,閑得無事,就捏泥團玩耍,捏了兩個泥人來供在偏巖石穴里,周圍插些樹枝野花,頭戴木葉帽,身穿藤葉衣,在泥人面前又唱又跳。時間長了,孩童想玩其它玩藝,又怕牛去吃莊稼,就把牛交與泥人。說:“你保佑牛不去吃莊稼,明天再來祭你。”果然牛沒去吃莊稼。就這樣天天如此唱跳,后被大人們知道后很覺奇怪,得疾病的人就去試,果真靈驗。于是,人們稱泥人為神,請回家去供奉。

另一說法是:放牛娃在河里洗澡。在河邊竹樁上拾得兩個人頭,供在茅山上的石洞里,圍著唱歌跳舞祭祀,能為人們除病、免災、鎮邪、驅鬼、送子、延壽。人們就請回家來供奉祭祀。年長日久,逐漸演變為今日的儺戲。黔東北地區儺戲的來源。在很多儺壇的開壇唱詞里都有:“我祖你原是湖南、湖北人,來到云貴顯威靈。”湖南、湖北一帶,古為楚地,是最崇尚儺活動的地區,古代文獻里記載得很多,屈原的《九歌》就描寫了當時楚國巫舞、巫歌的,生動情景。其中“大司命”就是一首“儺”祭的樂歌。宋代文天祥的《上元張燈記》中也有巫帥“儺戲”的記載。黔東北地處湘、鄂、川、黔邊境,儺戲具有明顯的地方民族特色。

黔東北儺戲的發展,先是儺、儺舞,然后才產生儺戲。儺是古時臘月驅疫逐鬼的儀式。儺舞溯源于遙遠的人類蒙昧時期,是我國最古老的一種舞蹈藝術,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由原來的驅鬼逐疫的祭祀儀式,逐漸加進了祈求人畜平安、緬懷祖先、頌揚智慧以及傳播生產知識等內容,衍變為一種兼備宗教、教化、娛樂性質的古樸的民間藝術。儺戲,就是在這種基礎上,增添了多種戲劇因素發展起來的。黔東北儺戲產生的具體年代,因無史料記載很難作出準確判斷,若從儺壇法師保存的師承譜看,德江吳玉賢班已傳40代,松桃田五斤班已傳58代,石阡徐法高班已傳60代……。每代以20年計,最晚在400年以上,早的業已千年有余。

四、黔東北儺戲的傳承

黔東北儺戲以儺壇為核心。儺壇既是一個小型的儺戲班子,又是一個巫道合一的宗教組織。每個儺壇七、八人至十余人不等。在儺壇內,端公(也叫土老師)們根據法事本領的高低、入壇時間的先后以及在壇內影響的大小,分別被封以“都督”“都司”、“督察”等職。受封后,每個端公要取一個法名,法名的中間一字必須帶有一個“法”字,如肖法靈、李法清、劉法旺等。按照法事的分工,儺壇內又有掌壇師、引見師、雕法師、錄師、接法師、傳牌師等各種名目。

掌壇師是儺壇的核心人物,他既是儺壇的組織者和領導者,又是精通各種巫術的法師,還是儺戲的導演和主要演員,一身兼數職,多由年長、藝精、威信高者擔任。引見師的職責是帶領徒弟會見師傅,讓師傅傳授徒弟技藝。儺法師的職責是創作面具和令牌、褂子等道具。錄師的職責是抄寫各種文字,如“文書”、“符咒”、“字諱”等。其余接法師、傳牌師等,亦各有職責。

黔東北儺法師——端公,按照儺規,必須授徒傳藝,儺藝的傳承極具神秘色彩。有陽傳和陰傳兩種方式,陽傳為口頭傳授;陰傳為夢中傳授。另一種說法,掌壇師活著時選定的衣缽弟子叫陽傳,陽傳師傅死后,由眾徒弟將尸體扶起,然后焚香進行卜卦,每個徒弟連卜三卦,若三卦都是順卦(也有要求三卦分別為陽卦、陰卦的),卜卦者則被確定為衣缽弟子。衣缽弟子有權繼承師傅的經書、面具、道具、神符、咒語、字諱以及歷代祖師的姓名、年庚等,卷成筒縫在排帶之中,稱為牌經,平時秘不示人,死后連同排帶一同燒掉。以上做法,保證了儺壇的世代傳承。

五、黔東北儺戲的演出

黔東北儺戲演出由內壇和外壇兩部分組成。內壇為沖儺還愿的各種法事,籠罩著濃厚的宗教色彩;外壇才演出各種劇目。其中又分為正戲和插戲兩類,正戲主要圍繞請神還愿來展開故事,實際上是儺壇祭祀的繼續,插戲則擺脫了依附于宗教地位,把視角轉向了廣闊的世俗生活。黔東北儺戲里的法事在儺戲演出開始和結束時進行,有的地方也把它稱為開壇和閉壇,即酬神和送神,表示對祖先、神靈、先師的祈求和忠誠。黔東北儺戲的法事內容有:開壇——發文-——敬灶——判牲——收界——搭橋——傳花紅——交標——放兵——發五猖——開洞——牲白——出開路將軍——出土地——出開山——上熟——造船——清火——出先鋒——上壽——勾愿——送神等二十多種名目。

此外,在表演儺戲法事的過程中,往往還加進一些特殊的表演技法,如“上刀梯”、“下油鍋”、“踩紅鏵”、“吃卡子水”、“釘雞”、“吞玻璃”、“吊碗”、“懸斗”…….以增強儺戲演出的神秘感和吸引力。

法事結束后就開始出戲,演出一般的戲曲節目。開洞由掌壇師主持,兩名演員分別扮“金角將軍”和“唐氏太婆”。傳說,“唐氏太婆”掌管“桃園三洞”的鑰匙,只有她才能打開桃園三洞的鎖,請出二十四個面具戲。桃園洞門打開后,請出來的戲主要是供人們娛樂的,是儺戲的主要部分即正戲,正戲又分半堂十二戲和全堂二十四戲。

黔東北儺戲演出,一般須“還愿”的主人邀請才前往,事前主人須備下牲禮、酒、紙、燭、香等;演出結束后,主人要答謝端公。

黔東北儺戲的演出場所,一般在主人家的堂屋或院壩演出。演出前,端公要精心布置儺堂神案。神案布置有一定的格局,正對堂屋大門為竹子編扎的彩樓牌坊,名叫“三寶龕”;“三寶龕”前面布置一神案桌,桌上供奉儺公、儺母的木雕像以及令牌、神卦、牛角、師刀、玉印等法物。神案桌下供地羅小山、地羅小山娘子木雕像。“三寶龕”正面和兩側,懸掛著“三清圖”、“司壇圖”等各色畫軸案子。以求演出順利。黔東北儺戲演出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演出多在冬季。年關演出更甚。

六、黔東北儺戲的劇目

黔東北儺戲正戲分半堂戲和全堂戲。半堂戲演出十二支戲;全堂戲演出二十四支戲。正戲中插入一些節目叫插戲,插戲一般放在正戲之后表演。起到娛人的目的。黔東北儺戲正戲演出的全堂二十四支戲,上半堂十二戲為《唐氏太婆》、《金角將軍》、《關圣帝君》、《周倉猛將》、《引兵土地》、《押兵先師》、《開山莽將》、《九洲和尚》、《卜洲道士》、《柳毅傳書》、《開路將軍》、《勾愿先鋒》;下半堂十二戲為《秦童挑擔》、《三娘送行》、《甘生赴考》、《楊泗將軍》、《梁山土地》、《李龍神王》、《城隍菩薩》、《靈官菩薩》、《文王卦師》、《丫環》、《蔡陽大將》、《勾薄判官》。此外,劇目還有《霸王搶先鋒》、《劈山救母》、《古城會》等等。

插戲,主要是演出一些折子戲以取娛觀眾。主要劇目有:《郭老公借妻回門》、《蘇姐姐選婚》、《張少子打魚》、《安安送米》、《雪山放羊》、《王小二開店》、《呂望下書》、《王婆賣蛋》等等。這些折子戲演出時,已完全擺脫了宗教的肅穆氣氛。劇情可任其發揮,因此,很受群眾歡迎。

七、黔東北儺戲的音樂舞蹈

黔東北儺戲劃分為老生、小生、老旦、小旦、花臉幾個行當,比較簡單。在長期的流傳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獨具地方民族特色的唱腔。

黔東北儺戲音樂唱腔主要由儺腔和當地民歌小調構成,同時也吸收了其它戲曲(如弋陽腔、楚腔等)聲腔。具體來說,由于黔東北儺戲劇目內容與表演形式的不同,音樂類型也有所區別。法事部分的音樂較為豐富,常用的祭祀歌曲有“上壇歌”、“下壇歌”、“開山調”、“四官調”等數十種。其中,在“和壇”儀式中盤歌時,巫師們互問互答,一唱眾和,內容廣泛,形式自由,頗具特色。正戲部分的音樂根據其劇情需要,有三種類型:一是為適應其祭祀所需的音樂。這部分多屬一些上、下句組成的敘事歌,由于巫師吟誦時音樂常在一個曲調上周而復始進行,顯得枯燥無味,往往加進鑼鼓伴奏,以增加其趣味性。二是在一些戲劇性情節中為各種敘事表情而用的音樂。由于不同人物角色與情節的需要,唱腔有所發展,在節奏、調式等方面形成了一些簡單的、因人因情而異的唱腔。如“開調”中唐氏太婆的唱腔,徐緩抑郁,宗教味濃。《開路將軍》中將軍的唱腔卻又開朗粗獷。《甘生赴考》中秦童的唱腔則幽默風趣等等。三是接近戲劇的音樂。由于劇情戲劇沖突的需要,開始出現了拖腔風格,唱腔也由簡單唱腔向多聲腔、分行當的唱腔音樂發展。插戲部分的音樂唱腔,由于受劇目和人物眾多的影響,要求較高,不僅有了絲弦樂伴奏,而且有了較為系統的略具板腔因素的聲腔。

黔東北儺戲的舞蹈比較簡單,沒有形成完整的程式化的動作,大多是一些摹擬動作和一些類似拳術戲曲動作的舞姿。步伐自由而少規整。常用的有大小八字步、左右踏步、丁字步、跺步、平步、搓步、前后點步、半蹲、平步旋轉,舞步迅速而多變。表演高潮時,也有騰、蹦、翻、滾等一些技巧性動作。還有一些漸趨程式化的儺戲舞蹈,如單插翅、雙插翅、單金、雙金、大團圓、滴水舞等。

八、黔東北儺戲的特色

黔東北儺戲歷史悠久,淵源古遠。儺戲的神祗、人物、故事多取材于我國上古時代,主要是秦漢以前的神話傳說、民間故事、歷史演義。源和流非常清楚。這些題材的內容主要表明:懲惡揚善、抑強扶弱、勤謹節儉、親善和睦、忠厚質樸等,其言詞生動,淺顯易懂,事非分明,入情入理。

黔東北儺戲,融戲與祭、文與武、美與丑、雅與俗、歌與舞、鼓與樂、唱與跳以及雕刻、繪畫剪紙、紙扎等多種形式于一爐。祭與戲融為一體,祭中有戲,戲中有祭,演出中一祭一戲,以祭帶戲,祭戲相間進行。由于黔東北端公文化層次偏低(初識字或不識字),祭文、劇本、唱腔、舞步、鑼鼓等都是前傳后教,世代相因,這就使黔東北儺戲保持了它神奇、粗獷、古樸、豪放的風貌。作為傳統文化,理應視為黔東北各民族的瑰寶之一。筆者認為調查、總結、研究黔東北儺戲,不僅對于研究黔東北各民族的歷史、宗教、民族、民俗、文學、戲劇、音樂、舞蹈、雕刻、繪畫等具有多方位、多層次的重要意義,而且對于發展黔東北地區的文化旅游有著不可低估的價值。我們相信,只要拂去它歷史的塵埃,剔除其封建迷信糟粕和不健康的因素,發展其娛人的健康因素,這一古老藝術瑰寶一定會光彩四溢。

北京赛车7码终极公式 内蒙古快三预测号码 股票配资网速询金多多挂号 排列三杀号定胆 线上赌博套路 贵州快3三同号推荐号码 哪家理财平台可靠 广东十一选五的计算方法 极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上海11选5中奖的号码 北京pk10赛车 稳赚技巧 现场直播山西十一选五 20019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说明什么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股票知识 今晚排列五开奖结果